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活动申报 | 旧版回顾 | 复杂检索
复杂检索

视点首页 > 校史一页 > 正文

孙大雨与梁实秋交往轶事

发布日期:2016年02月26日 09:49 点击次数:

  孙大雨与梁实秋同为清华大学学友、“清华文学社”成员、“新月派”的诗友,彼此非常熟悉和了解。因翻译莎士比亚剧作,梁实秋聘孙大雨来青岛任山大外文系教授,后因译莎二人产生分歧。梁实秋认为应以散文体翻译,孙大雨则认为应以诗体翻译,二人互不相让,不欢而散。不过,梁实秋和孙大雨的分歧仅仅是因为对莎士比亚的认识和理解不同,并无个人的恩恩怨怨,所以他们在晚年都有所认识和反省。

孙大雨与梁实秋交往轶事
 \
孙大雨
 \
梁实秋在翻译
 
孙、梁为清华学友
  梁实秋是孙大雨的清华学长,也是“新月”同仁,彼此非常熟悉和了解。孙大雨(1905-1997),原名孙铭传,浙江诸暨人。1922年秋,孙大雨进人北京清华学校高等科后不久,就加入以闻一多、梁实秋、顾一樵为骨干的“清华文学社”。梁实秋比孙大雨高三年级,是他的学长。
  孙大雨同闻一多、梁实秋等“清华文学社”成员住在西单梯子胡同两间房内,朝夕相处。孙大雨晚年回忆说:“那时在清华校园里文学活动十分活跃,我们经常聚在一起 讨论新文学的有关新问题,并在《清华周刊·文艺副刊》上发表诗文。当时 我与闻一多讨论较多的是有关诗的格律问题,而与梁实秋议论的则是有关莎 士比亚戏剧的翻译问题,尽管那时的见解还不成熟。
  孙大雨别号子潜,因此和社内的朱湘(号子沅)、饶孟侃(号子离)、杨世恩(子惠)三人,被闻一多称为诗坛“清华四子”。以后这四人又参与以徐志摩为首的“新月诗派”,故又被称为“新月四子”。
  由于闻一多、梁实秋相继留美,《清华周刊˙文艺增刊》一度停刊,后经孙大雨努力,于1924年10月17日复刊。梁实秋得知后,十分高兴,多次从美国寄来诗文发表以示支持。 1926年孙大雨赴美国留学,曾先后在美国达德穆文学院和耶鲁大学研究院学习英国文学。在耶鲁,孙大雨沉迷在英美文学之中,特别是对英诗和莎士比亚情有独钟,他用自己节省下来的官费,购买了大量的英诗和莎士比亚原版剧作。他1930年回国,先后在武汉大学、北京大学等校任教。
  1927年春,梁实秋与胡适、徐志摩、闻一多等人创办新月书店,次年又创办《新月》月刊,“新月派”的主要活动转移到了上海。徐志摩出任“新月派”诗刊《新月》主编,孙大雨是《新月》的重要作者之一。徐志摩在《序语》中说:“想斗胆在功利气息最浓厚的地处与时日,结起一个小小的诗坛,谦卑地邀请国内的志同者的参加,希冀早晚可以放露一点小小的光”。他更欣幸于“五年前的旧侣,重复在此聚首”。而这“五年前的旧侣”之中,就有刚回国的孙大雨。孙大雨的三首十四行诗则显赫地置于篇首。
孙大雨受聘执教山大
  1930年4月,国民党政府任命杨振声为国立青岛大学校长,邀请了闻一多、梁实秋二人同到国立青岛大学执教。正是在国立青岛大学,梁实秋开始了自己一生中最为人所钦仰,也是规模最为浩大的“工程”——莎士比亚全集翻译。 
  1930年8月,胡适应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邀请访问青岛,期间提议闻一多、梁实秋翻译莎士比亚全集。1930年底,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即美国庚款委员会)开第6次年会,胡适拟定了一个计划,准备成立一个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专门委员会,由闻一多任主任,成员有徐志摩、叶公超、陈源、梁实秋,共5人。然而,由于时局不靖,大多数成员未能按计划进行。
  梁实秋原来对莎士比亚的认识也甚为有限,只在读书时读过《马克白》、《亨利四世》等几个剧本,但他认为翻译莎剧乃极有意义。于是,梁实秋想完成此项事业,并力邀一些有实力的人才加入,以便早日完成莎士比亚全集翻译,遂想到了他的清华同学孙大雨。
  孙大雨早在1931年就翻译了莎士比亚的一些剧作,其中有《黎琊王》(节译)、《罕姆莱德》(第三幕第四景),这些分别发表在徐志摩主编的《诗刊》第二、三期上。当时徐志摩对孙大雨的翻译就给以很高的评价,认为孙大雨的译笔矫健、了解透彻,“这是我们翻译西洋名著最郑重的一个尝试;有了他的贡献,我们对于翻译莎士比亚的巨大事业,应得辨认出一个新的起点”。
  缘此,1933年8月孙大雨应国立山东大学外文系主任梁实秋之邀,从北平赴青岛任教。
因译莎起纷争
  孙大雨到青岛后,住在登州路,离在鱼山的山东大学还有一段路。他讲授英国文学课,也从事一些翻译工作。授课之余孙大雨和梁实秋等学者,常到宋春舫的“褐木庐”,畅谈莎士比亚和英美文化。但在莎士比亚戏剧翻译问题上,孙大雨与梁实秋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梁实秋认为应以散文体翻译,而孙大雨则认为应以诗体翻译,两人各抒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孙大雨晚年在 《暮年回首———我与梁实秋先生的一些交往》一文中,回忆了山大期间与梁实秋就翻译文体之间的分歧:“梁先生认为:莎剧有严谨格律的每行五音步的素体韵文 (他称为 ‘无韵诗’),用中文无法移植……他在实践上也是把莎翁有格律的戏剧诗译成了散文的话剧,尽管以梁先生的学养,他的散文译笔很不错,但毕竟与原作的风貌有所不符。当时,我就不同意他的观点,我认为可以找到中文的恰当形式去翻译莎剧的素体韵文。”孙大雨最后写道:“既然莎剧原文大体上是用有格律的素体韵文写的戏剧诗或诗剧,那么译成中文也应当呈现他的本来面目,译成毫无韵文格律的话剧是不合式的,因为原文韵文行的节奏,语言流的有规律波动,若变成散文话剧,或莫名其妙的分行的散文的话剧,便丧失了原作的韵文节奏,面目全非了。”
  孙大雨坚持用“音组”理论来解释莎剧诗行中的“音步”之说,力图展现出莎士比亚剧作的诗剧特质和独特意蕴。卞之琳为自己译的莎士比亚剧作说明时,特别指出:译者首先受益于师辈孙大雨以“音组”律译莎士比亚剧的启发,才进行了略有不同的处理实验。
  由于对莎士比亚翻译理念和方式的不同,导致了梁实秋与孙大雨紧张的关系,加上孙大雨为人性格比较豪爽、粗犷、率直、固执。在课堂上孙大雨对梁实秋的散文体翻译提出了批评,这件事传到了梁实秋的耳朵里,最终导致一学期结束后,孙大雨没有接到聘书,离开了青岛。
  梁实秋和孙大雨的分歧仅仅是因为对莎士比亚的认识和理解不同而引起的,并无个人的恩恩怨怨。所以他们在晚年都有所认识和反省。梁实秋晚年在《略谈<新月>与新诗》一文中写道:《诗刊》只出了四期,是在1931年左右刊发的。那时我和一多在青岛,《诗刊》的集稿由志摩一手包办……这时候还有一位孙大雨,他写诗气魄很大,态度也不苟且,他给《诗刊》写诗,好像还写过一首很长的诗,这该是第一首长诗的出现。孙大雨还译过莎士比亚的《李尔王》,用诗体译的,很见功力。孙大雨也曾回忆道:“当时都是因为年轻,涉世不深,我在课堂上也随意批评了梁先生所认为的中文无法移植莎剧五音步素体韵文的观点,传入了他的耳内后,遂引起了梁先生的不快,于是有了学期结束后不再发给我聘书的结果。现在客观地来看这件事,只能归结于当时双方都是年少气盛的缘故。”
  在青岛梁实秋就开始埋头翻译莎士比亚,到抗战前夕梁实秋共完成了8部,4部悲剧4部喜剧。1936年,商务印书馆开始出版梁译莎剧,到1939年,相继出版了《哈姆雷特》、《马克白》、《李尔王》等8部。1967年,梁实秋译《莎士比亚全集》才最终完成出版。孙大雨离开山东大学后,历任浙江大学、暨南大学外文系教授,中央政治学校英语教授兼主任。他自1935年用格律韵文翻译发表了《李尔王》后,还翻译了《罕穆莱德》、《奥赛罗》、《麦克白斯》、《冬日故事》、《暴风雨》、《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等8部莎士比亚剧作,成为我国著名的文学翻译家和莎士比亚专家。

  注:孙大雨(1905年1月21日-1997年1月5日),原名孙铭传,字守拙,号子潜。中国著名文学翻译家、莎士比亚研究专家、著名右派。浙江诸暨人。曾先后在美国达德穆文学院和耶鲁大学研究院学习英国文学,回国后历任武汉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北京大学、国立青岛大学(今山东大学)、浙江大学、暨南大学、中央政治学校和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兼主任。1920年开始发表作品。195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他先后翻译了莎士比亚的八部著作,并完成了《屈原诗英译》、《古诗文英译集》、《英诗选译集》等译著。著有诗集《自己的写照》、《精神与爱的女神》等。

【作者:张洪刚 来自:《齐鲁晚报》 2016年2月25日  责任编辑:竞一】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视点荐读更多

新闻排行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